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阴天乐李氏家族

根生帝室,枝出王裔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科才,行忠七十四,浙江诸暨次坞人,本科学历,工程师,公路、市政工程建造师。浙江省民间档案文献收藏研究会会员、绍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绍兴市家谱协会理事、诸暨市新四军研究会会员、诸暨市作家协会会员、诸暨市宗谱研究会常务理事,《诸暨谱牒文化》编校。大唐高祖皇帝李渊40世孙,汝阳王李琎35世孙,迁越始祖肇八公李庶32世孙,暨阳义安始祖万二公李算23世孙。业余研究李氏家族和越地乡土人文,在各类报刊发表相关文章上百篇次,创建中华李氏网络联盟及华夏李氏网。欢迎加Q360382865联系!!!

网易考拉推荐

曾经的白蒲枣树【李科才】  

2017-01-22 10:42:43|  分类: 大唐世家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我是在农村长大的,那里有我太多的儿时记忆!

中秋节前的某天,在出差途中和朋友闲聊,谈到我们小时候(1980年代)物质的匮乏,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零食可吃。我很自然地想到并提起了白蒲枣,因为在我的记忆里,我家曾有两棵白蒲枣树。我家的白蒲枣树,确切地说应该是我爷爷家的白蒲枣树,从我记事起,就知道在爷爷住的老房子前面,有两棵白蒲枣树,一大一小,相隔不到十米,据说小的那一棵还是大的那棵的根系萌生出来的。往事历历,至今还是那么清晰。

不几日,照例去岳父家过中秋,看到房子后面的白蒲枣树已经挂满了果实,大多已经成熟甚至变老了。童心未泯的我立即过去摘了一把,洗净吃了两三颗,虽然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白蒲枣了,但唯一不变的依然是儿时的那种味道,是那种再也熟悉不过的味道,这也更激发了我把这些记录下来的欲望。

白蒲枣,学名白枣,又叫白朴枣、白葡枣。白蒲枣树的树干是比较粗燥的,呈纵向龟裂状,叶子也很小,但还是显得很茂盛。一般在4月上旬,白蒲枣树的枝叶开始萌芽到了5月下旬前后开始结花,8月下旬进入成熟,就可以采收成熟的白蒲枣呈椭圆状,不像现在水果店里常见的冬枣那样大和圆,果皮比较光滑,由青变红,开裂。咬开后,就看到青白色的果肉,吃起来又甜又清脆,当然跟冬枣相比还是略逊一筹,水分也没有冬枣多。而老掉了的白蒲枣,则会变得紫红、干瘪。白蒲枣的中间有很硬的核,呈褐色,核两头较尖。要引起注意的是,吃了白蒲枣后不能喝热茶,不然很容易拉肚子,可以说是一味很灵验的泻药。

爷爷有六个儿子,所以这白蒲枣树也算是堂中的。白蒲枣开始成熟的季节,也是孩子们放暑假的时节。因为没有围墙,常会有孩子在白蒲枣树附近打转,碰到刮风下雨,就有孩子来捡果子吃。控制不住嘴馋的孩子,还会趁着我们不在,偷偷摸摸拿起石头往树上扔,以期能砸下一串或者数颗枣子来解解馋,所以儿时的我和堂兄弟姐妹们,都会很警觉的关注着这两棵白蒲枣树附近的一举一动。

夏天的晚上,我们一大家子还会经常围坐在大白蒲枣树下乘凉。大家各自拿着驱蚊的扇子,伴着树上时不时鸣叫着的知了声,大人们聊着柴米油盐、家长里短,小孩们听着故事童谣,感受着凉风吹来时的一丝丝惬意,可谓其乐融融。

到了该采摘的时候,我们这个大家庭就会提前一天把各家各户通知个遍。第二天,天还蒙蒙亮,等到大家都到齐了,往往是由五叔爬到大的那棵树上,然后用一根不是很粗的毛竹竿敲打果子,而小的那棵白蒲枣树,只要在树底下用长一点的竹竿就能打下来了。就这样,一二十个人围在树下,各自拿着脸盆和水桶捡白蒲枣,捡到多少都归自己。白蒲枣连枝带叶,随着竹竿敲打枝叶的声音,踢里啪啦的从树上掉下来,有的还掉到旁边的小水沟里,甚至滚到边上紧挨着的大操场中。大的几颗白蒲枣有将近鸡蛋那么大,要是掉下来刚好砸在身上,甚至会有点疼痛的感觉,但在树下捡得不亦乐乎的我们早已顾不得这些了。

那几颗在树梢上的枣子,往往是最大最红的,但在这么多只眼睛的搜索下,总也逃脱不了被打下来的命运。等到全部打完后,往往各家都是盆满钵满,还会相互比较着谁捡的多,谁的枣子大。此时地上也铺满了小树枝、树叶以及没人要的果子,呈现出一片狼藉。各自拿回家后,把白蒲枣浸在水桶里淘洗干净,还会分个几碗给左邻右舍及亲戚朋友们品尝品尝。

大人们走了之后,我们几个小孩仍不甘心,会在残砖破瓦之中继续翻找捡拾“漏网之鱼”,要是运气好还能找到几颗又大又红的枣子。等到太阳东升,附近的孩子也会闻风而动,跑到已经被我们搜寻了一遍的枣树下,挖宝似地继续捡拾,不过肯定很少能捡到好的枣子了。

白蒲枣树是无辜的,但它们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砍伐的命运。大概在我10岁时,五叔和小叔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,赶紧得造新房子了。因为父亲开的拖拉机经常要从外面拉砖块和其他建材进来,而路边那棵大白蒲枣树的存在不免影响了通行,大家庭里毫无异议地决定,把那棵大白蒲枣树砍掉了。虽然我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,但是双胞胎叔叔要造房子讨老婆这点朴素的道理,那时的我还是懂得的。就这样只剩下了小的那棵白蒲枣树,又过了几年,终于在某一天也被砍掉了。后来还浇上了水泥地面,更是连一点痕迹也看不到了。

童年的我能经常吃到白蒲枣,还是很幸运的,这是现在的孩子所难以体会得到的乐趣。每当看到白蒲枣,让我想起了爷爷,也让早已为人父的我,更加深切领悟到前人种树,后人乘凉”的道理,更何况还有那清脆可口的白蒲枣呢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