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阴天乐李氏家族

根生帝室,枝出王裔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科才,行忠七十四,浙江诸暨次坞人,本科学历,工程师,公路、市政工程建造师。浙江省民间档案文献收藏研究会会员、绍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绍兴市家谱协会理事、诸暨市新四军研究会会员、诸暨市作家协会会员、诸暨市宗谱研究会常务理事,《诸暨市志》编辑,《诸暨谱牒文化》会刊编校。大唐高祖皇帝李渊40世孙,汝阳王李琎35世孙,迁越始祖肇八公李庶32世孙,暨阳义安始祖万二公李算23世孙。业余研究李氏家族和越地乡土人文,在各类报刊发表相关文章上百篇次,创建中华李氏网络联盟及华夏李氏网。欢迎加Q360382865联系!!!

讼师毛佳炳【李科才】  

2016-05-14 14:52:36|  分类: 大唐世家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相传清朝嘉庆年间,诸暨枫桥五宜村出了一位很有名的讼师,名叫毛佳炳。他博学多闻,想出来的办法也是稀奇古怪,可谓出奇又出格,因此很多故事流传了下来。

 

砍树为修金銮殿

当时,绍兴的府台老爷派人砍了府山(相当于现在的国有林场)上的大树,想用来建造自己的宅院,不料被政敌告到皇帝那里,要治他的罪。府台老爷慌了,急忙写了个帖子,派两名家丁前去恭请远近闻名的讼师毛佳炳。

家丁到了五宜村,看到一位老者在村口路边捡猪屙(旧时家猪大多是放养的,猪屙可以作肥料),就毫无礼貌地问道:“老头,毛佳炳家在哪里?”

其实这老者正是毛佳炳,他头也不抬便说:“你们往这条路上过去,左转三个弯就到了。”等这两名家丁一走,他立即从近路回到家中,穿上长袍马褂,戴上瓜皮帽,等着他们找上门来。

再说那两名家丁在五宜村整整绕了一圈,又问了别人,才找到毛佳炳的家。家丁见了毛佳炳,从怀中掏出府台老爷的帖子呈上,等待回执。

毛佳炳看后便回到书房内,不久就写了回执出来交给家丁,并叫他们把前厅廊檐下的一扇石磨抬去。

两名家丁虽然一百个不情愿,但也只得借了绳子棍棒,抬回去交差,一路上真是累了个半死。

家丁回到府上,府台老爷立马看了回执,上书“单名小姓,石磨一乘,抬去抬回”。知道肯定是怠慢了讼师,下人请不动,只得亲自去请,并吩咐家丁把石磨抬回去。

府台老爷来到毛佳炳家,看到他躺在床上,一根长烟杆拨拉着远处的一个尿壶,好像要小便的样子,但又拨不过来,府台老爷只得替毛佳炳把尿壶提过去。

毛佳炳捉弄了府台老爷后,说:“你的事情不难解决,你只要上奏皇上,汇报是听说金銮殿要修了,砍大树就是为修金銮殿准备的。”

这招果然中用,皇帝一看折子,非但不治罪,竟然还嘉奖了府台,而毛佳炳也因此得到了府台老爷的重赏。

 

万两银子赔千命

古时骑马,马脖子上要拴一串铃铛,马一上路铃铛就响了,提醒路人提早躲开,以免被马踩踏了。

有一日,杭城府台老爷的公子不拴马铃铛就骑马出门耍威风,结果把一个小孩子给踩死了。公子仗势欺人,只赔了十两银子就走了,想就此了事。

这事正好被毛佳炳碰到,觉得非常不平,就对小孩子的父亲说:“我帮你写一张状子,一定能告准的!”

只见毛佳炳随手取出一张纸,在上面写道:“小将军骑马出杭城,未系铃,鸡犬鸣,踩死人。十两银子赔一命,百两银子赔十命,千两银子赔百命,万两银子赔千命,我倒有银子几万两,能否让我杭城赔个大半城?”

写好后,毛佳炳嘱咐他一定要在午后去交状子,办案老爷看到这张状子,得知是毛佳炳所为,况且理也驳不过,只得改判多赔点银子了事。一边却下令立即关闭城门,盘查捉拿毛佳炳,而这时毛佳炳早已出了城,悠哉悠哉地回家去了。

 

鸡鸭有笼田无盖

枫桥某村,有户人家的鸡鸭放养在外面乱飞乱啄,把别人田里的庄稼糟蹋得一塌糊涂。

老实的田主看了很是心痛,就上门去说理,那户人家硬说鸡鸭有毛,不晓得的,吃了也白吃。不管田主怎么说,对方就是不肯赔偿,田主也拿那户人家没办法,看来只得吃哑巴亏了。

这事被毛佳炳知道了,就帮那位田主写了张状子,说:“你去县衙告他吧,保你一告就准。”

田主借着鼎鼎大名的毛讼师壮胆,就拿着状纸告到县衙,居然真的告准了,其实状子上只写了两句简单的话:“鸡鸭有笼田无盖。如果吃掉粮食不用赔,拿什么去交皇粮与国税?”

 

偷瓜被抓反诬主

有一天,毛佳炳去田里溜达,看到一位妇女坐在田边号啕大哭,样子很是凄惨,一时动了恻隐之心,便走上前去问个究竟。

原来这女子娘家有急事需要用钱,她连夜急匆匆送钱去娘家,经过西瓜田一时口渴,就摘了个西瓜吃吃,正好被逮住,蛮横的瓜田主人把她要去救急的钱全都罚去了。

毛佳炳听后,说:“你不好去告他的啊?”

女子哭着说:“我吃了他的西瓜,怎么还有理去告呢?”

毛佳炳说:“我帮你写一张状子,你就胆大放心地去告吧!”只见状子上写着:“婆媳讨相骂,连夜逃娘家。路过西瓜田,农夫强奸我,还要冤枉我偷西瓜。”

这状子一告上去,农夫又没有证人,只好哑巴吃黄连,自认倒霉了。

 

妻非貂蝉父有心

在毛佳炳看来,是世事无对错,官司只有输赢,且不要连累自己就好。老话讲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但毛佳炳总能找到理由。

有一户人家父子闹矛盾,爹告儿子快要告准了,儿子来求毛佳炳想办法,毛佳炳说:“你等快要审案子的前一天来找我好了。”

这天温度有个四十来度,毛佳炳得知那户人家的儿子快到家里来了,就穿着皮大衣,烤着火炉,吸着大潮烟,在家里等着。

一见面,毛佳炳就把早已写好的状子递给他说:“你千万不能说状子是谁写的,否则官司就要输掉。”

原来状子上书“妻无貂蝉之美,父有董卓之心”。县官老爷一看,明明是说父亲要霸占媳妇么。这状子是谁写的?要他招出来,儿子慑于公堂威严,只得说出了实情,于是一纸传票传到毛佳炳那里。

毛佳炳到了堂上,自然是矢口否认,并说:“你问问他来写状子的时候我在做什么?”

“你不是穿着皮大衣在烤火炉啊。”

“这么热的天,我会烤火炉,穿皮大衣啊,这不是造谣吗?”毛佳炳装出一脸冤枉的样子说道。

县官老爷听后想想也在理,也就不追究了,就这样毛佳炳又一次为自己开脱了干系。

 

县官老爷小娘生

会稽县有个很出名的恶讼师叫李秀玉,平时和毛佳炳有些往来,不过同行嫉妒,两人也是面和心不和。毛佳炳想,我得先下手为强,把他办倒,不能老让他抢我财路。

机会终于来了。有一天,两人在街上的茶店里喝茶聊天,正好县官老爷经过,毛佳炳一茶碗打在李秀玉头上,李秀玉不明原委,被打得头破血流,与毛佳炳吵了起来。

县官老爷见有纠纷,也马上过来问个究竟。毛佳炳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说县官老爷是大娘生的,他硬说是小娘生的,我一时来急就用碗砸了过去。”

县官老爷一听,李秀玉竟敢说我是小娘生的,勃然大怒,不容分说就让手下把他抓起来关入大牢。

毛佳炳又假装好心,去通知李秀玉的儿子说:“你爹关着也不是办法,你呈张条子说你爹有重病,县官老爷通情达理会早点放人的。”

另一边,毛佳炳又花了不少银子买通狱卒,用青尿浸草纸塞在李秀玉的嘴里,把李秀玉给活活塞死了。

牢里死人惊动了上头,上头派人来调查,看了李秀玉儿子写的条子,认为李秀玉本来就有重病,属于病死,就这样,李秀玉糊里糊涂地死在了毛佳炳手里。

 

枫桥有个“柴汤官”

官司打得多了,总有得罪官府的时候,毛佳炳终于被官府通缉了。

有一天,他被两个衙役抓住了,在押往县城途中经过枫桥紫阳(陽)宫,毛佳炳急中生智,故意指着上面的字读起来“柴汤(湯)官”。

两个衙役听了,都目瞪口呆,鼎鼎大名的毛讼师怎么会连“紫阳宫”这三个字都不认识呢?肯定是抓错人了吧?衙役商量:与其抓错,还不如把他放了。

毛佳炳哪里肯走,说:“你们把我抓错了不能就这么算了,我走得饿煞了,肚皮总要填填饱的。”

衙役没办法,只得请他吃了一顿,毛佳炳又用自己的智谋吃饱喝足,然后逃之夭夭了。

 

(金永辉等述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